李秀英、高奎祥虐待案评查报告 - 案件评查 - 河南冤假错案网 bet36备网址_bet36体育备用网址_bet36备用39022送68
您的位置:首页??>??案件评查案件评查
李秀英、高奎祥虐待案评查报告
bet36备用39022送68发布时间:2017-9-15 15:24:17????点击:1386次????[关闭本页]

????????????? 李秀英、高奎祥虐待案评查报告
???????????? (中国冤假错案网20170701号)

?????????????????? 评查人:王建胜

?? 接受李秀英、高奎祥两位老人的委托,对她们在25年前涉嫌虐待罪被判刑的两审裁决,即兰考县刑事判决书(1992)第75号、开封市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1992)第115号予以评查。经调取卷宗、向二申请人询问、走访当地知情居民等方式,根据备案材料比对细微,最终认定兰考人民法院、开封市中级法院判处李秀英有期徒刑六年、高奎祥有期徒刑五年的判决没有事实依据,属于冤假错案。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李秀英,女,汉族,1945年3月20日出生,河北省泊镇市冯庄乡人,住濮阳市胜利路盟东小区8号楼1单元7号。
高奎祥,男,汉族,1941年5月27日出生,河北省交河县冯庄乡人,判刑前系中原油田钻井三公司技工学校老师,是李秀英的丈夫,住址同上。
二、案件程序经过
李秀英、高奎祥于1992年5月13日被兰考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经兰考县检察院批准逮捕,1992年9月23日兰考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虐待罪成立,判决李秀英有期徒刑六年、高奎祥有期徒刑五年,上诉后,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2年11月12日裁定维持原判,二申请人在服刑期间于1993年3月2日向开封市中级法院提起申诉,开封市中级法院受理后指定兰考县法院审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4年11月14日下发(1994)汴法刑监甲字第34号通知,驳回二申请人的申诉。二申诉人服刑结束后本人或委托律师一直向兰考、开封两级法院不间断申诉,2005年6月10日的申诉以开封中院口头告知不予受理暂告一段落。
三、开封市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1992)第115号存在五处错误
第1,案发至今已有25年,值得庆幸的是1979年刑法虐待罪第182条和1997年刑法虐待罪第260条只在自诉程序上有了一丝修改,内容基本没有本质变化,犯罪构成也完全一致。这是错案可翻的一个基础,不应该成为当事司法机关知错不改的堂皇理由,更不应该阻却当事人寻求法律公正的正当诉求,甚至按缠诉、违法上访定性打击,简单粗暴方式来处置当事人。当时,兰考县人民法院将庭审安排在案发地中原油田钻井三公司大礼堂开庭,居委会提前通知家属区老老少少旁听,开庭时使用高音大喇叭,二被告人被五花大绑持枪押解,在台子上遭千夫指、万人骂,事后的原审审判长孔金立在卷宗中留下一张小纸条,上面写道“现场对高形成侮辱,证据本不该判有罪”等字样。
第2,李秀英、高奎祥二被告人显然不具有持续、长期虐待死者的行为特征
高奎祥的父亲1986年在老家病故,高奎祥将其母亲杨茂珠接到兰考县中原油田钻井三公司共同居住近六年。起诉书指控高奎祥和李秀英不孝敬老人,经常殴打和辱骂老人,有时不给饭吃,并从精神上折磨,使杨茂珠老人身心受到严重创伤,最后失去生活信心,于1992年5月8日凌晨3点左右跳楼自杀,死亡时82岁。但是,存放在兰考县人民法院的三本卷宗内指控虐待罪成立的所有证据包含的事实只有以下几处,形不成虐待的持续性、长期性基本特征。比如,(没有具体时间)李秀英、高奎祥与其母亲(婆婆)因家庭琐事,有过一次辱骂和一次轻微推搡事实;被告人供述,1991年上半年的某一天,杨茂珠老人因新住所没有熟悉的乡亲谈话,吵着回老家,声称不许可就跳楼;邻居听说高奎祥和李秀英打了杨茂珠老人,老人经常向邻居述说被儿子、儿媳二人虐待;邻居曾见过受害人身上有轻微伤;一楼邻居听到四楼二被告人打骂杨茂珠老人;1992年5月7日邻居给杨茂珠老人送鸡蛋糕,被李秀英恶言拒绝;油田三公司职工医院院长证明杨茂珠老人生病住院的二十几天里,没有见过老人的亲戚过来照顾病人等等。以上证据全部不能单独成立,不具备可信的证明效力,其中大部分经不起推敲和考证,甚至连时间都没有精确到月、旬,证据之间无法形成证据链,几乎难证明虐待老人具有持续、长期性的特点,因虐待致死缺少因果关系的有效证明。
第3,缺乏认定虐待罪成立的直接证据
本案具有侦破时间短,道德审判超前,有罪先入的几大特点。1992年5月31日,《中原石油报》署名民愤的一篇报道很能说明问题,题目是《法律难容恶行,老人受虐致死》---记一起骇人听闻的虐待案件,内容偏离客观放大了激起民愤和煽动仇恨的功能,歪曲事实、造谣生事的语言比比皆是,诸如“罪犯系独生子,自幼丧父,母亲守寡,将其养大成人,老婆经常打骂婆婆,天天将婆婆关在小屋里,尸体经检验被打的伤痕累累,腹中无物”等等,按报端内容此虐待事实清楚明了,这名作者违反新闻写作纪律,加速了二申诉人被冤屈领刑的步伐。
按照卷宗里的尸检报告:死者衣着整齐,鞋袜齐整,营养良。这与一位82岁高龄长期受到家庭虐待,心灵和肉体受到双重折磨,长期被殴打、冻饿、超体力劳动、有病不给治疗、侮辱讽刺、限制行动自由等不能相互对照,单尸检结论一份证据足可颠覆老人生前长期受虐事实存在。
另外,无罪更为有力的证据是杨茂珠的住院病历,上面显示六年之中唯一的一次生病已经痊愈,身体健康无恙;医生王青桂证实二申诉人对老母关心备至、极尽孝心;高奎祥原单位钻井技校党委证明本人人品佳,为了老母亲起居方便而申请调房到一楼;兰北油田派出所对受害人杨茂珠住室和衣鞋的证明,住所干净,衣物齐全;公安局尸检报告老人营养中等、身上有零钱、衣着整洁。以上证据有的没有在法庭开示,有的草草一言一概之。
石佳新作为死者医病的一名主治大夫,一天、二天见不到病人陪床的家属可以理解,因为主治大夫来病房的时候有限,但是二十几天不见一次就很难理解了。石佳新有作伪证嫌疑,只是不知道其动机何在。
间接证明无罪的证据也比控告犯罪的证据具有可信度。比如,对门邻居证明从没有听见过被告人打骂老人,似乎强于一楼邻居和其他楼的常常听见骂老人的证明可信。在逻辑上,既然有人证明二申诉人有几次打骂死者的行为,但是打骂之后都没有出现自杀的结果,唯独这一次没有打骂老人,老人却自杀了,不合情理。
第4,申诉合议笔录结论与实际判决不一致
开封中院二审没有开庭,二申诉人在书面审理过程中没有机会申辩,审判长张传勋、审判员陈世令、张世顺的判决时间为1992年11月12日,中间只有一个月的阅卷时间,来自河北的辩护律师不具有充分辩护的条件。
这次申诉,二申诉人仔细梳理不构成犯罪的证据:中原油田三公司职工医院杨茂珠住院病历,营养良好,出院恢复健康;护士长王青桂证明儿媳妇(李秀英)在二十几天旳住院期,天天用三轮车接送老人往返,医嘱显示没有陪护护工,全部是家属护理,儿媳妇亲自端碗端茶,端屎端尿,一口一口喂老人吃饭,搀扶和照理老人大小便,我们大家(全体护士)都把李秀英当成了老人的亲闺女了;技校党委证明高奎祥多次以老人年事已高、农村来的住不惯楼房、攀登四楼困难为理由申请要求调换房子,一楼最大的优处就是方便老人经常出外透气和与邻里聊天。
第三卷原一审审委会合议笔录一致认为原判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不构成虐待罪,应当宣判李秀英、高奎祥无罪,后面附有兰考县审判委员会的讨论结论,参加讨论的审委会成员一共八人,其中四名委员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过这一轮重新审查和复核,证明李秀英、高奎祥不构成虐待罪的证据充分,事实清楚,应当依法宣告李秀英、高奎祥无罪,四名委员同意维持原判。最后一行“此报告妥否,请指示,”时间是1993年10月6日。13个月后,开封市中级法院既然下放审核权级,就应当尊重事实和程序,采纳无罪判决意见,最终中院下发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维持原判,驳回申诉的通知。到底是文字理解错误还是故意枉法裁判或者另有隐情,请求上级司法审查机关调取开封市中级法院副卷卷宗,查清当时审委会成员如何对此案讨论的,具体理由又是如何。让人明白既然让兰考法院审查,为什么又彻底否定兰考法院的结论呢。
5、本案不排除失足坠落的可能性
按照卷宗里的尸检报告和室内勘验报告书,死者身高142厘米,窗户离地1米,窗台离地1.1米,开窗需要将单扇铁窗往外推,铁窗把手离地1.5米左右,窗下暖气片前有一床头柜,床下有一便盆,尿液250毫升。老人清晨起床早,起床后需要整理内务、开窗换气,由于身高的原因,开窗需要爬到床头柜上面,单手往外推,上半身探出墙面,头部手臂出了窗户,失足坠落的风险极大。再根据坠落着地头部,颅骨塌陷,符合用力推窗坠落而下落的力学轨迹。故不能排除失足坠落死亡的意外可能。
申诉人认为开封市中级法院无视事实,明知李秀英、高奎祥无罪,害怕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怕被追究侦查机关、审查起诉以及一、二审有关涉案司法人员的渎职责任,存在故意枉法裁判的心理驱动。再一次请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按照习近平主席关于冤假错案平反的最高指示,你毁掉了人家的一生,就应当还人家的清白!
此致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二日

相关评论
共有0人发表过评论
bet36备网址_bet36体育备用网址_bet36备用39022送68 版权所有???备案编号:豫ICP备14001593号???咨询热线:0393-8185148???网站管理???